3d之家彩经网|双色球彩经网专家预测
首頁 > 文藝生活 > 正文

【問禪】陽明問茶
作者:蘇新紅  編輯:黃慧萍 來源:雙牌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8-12-01 15:52:00

【問禪】陽明問茶
  “千載陽明儒釋道,萬古黃江山藥茶。”
 
  一種寧靜中的張力,一種心靈里的膜拜,全然在我沉思的記憶之中。
 
  那青山虛谷里的寺廟,翠壁孤云,空寂道心生;那寺后的萬壽泉,其聲如磬,潭影空人心;那泉水煮茗的清虛,純凈飄逸,頓感其一股清涼……有道是:一方凈土自莊嚴,正好安心養性;半壺禪茶皆妙相,固當禮佛參禪……
 
  初識其茶,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因陪永州詩詞散人順堯先生游陽明山,曾小住萬壽寺邊的“萬壽山莊”。所謂“萬壽泉”,就是萬壽寺后大峨石下那一潭清泉。千年不竭,四季不涸;冬溫夏涼,沁人心脾;水質清澈晶瑩,光照鑒人;如瓊漿玉液,誘人悅性,稱“萬壽泉”。如此甘露,自然少不了文化的渲染,如:秀峰瑤池引水之故事,七祖禪師“萬壽山通南岳衡山”之傳說,故又稱“神水”,“水乃茶之母”,無好水,何來茶之韻?神水沏茶,可謂雙絕,正所謂“二美合碧甌,殊勝饌群玉”。
 
  “萬壽山莊”,言其旅舍,到不如說是一座一樓一底的民居。其建筑風姿綽約,依勢就形。倚半山之間,座“木橋”之上,登山必經其堂口前的長廊,潺潺山溪從橋下匆匆流過。房前小溪碧波,屋后炊煙云嵐。順之天成,使人忘懷。難怪順堯先生情不自禁吟詩其間。我也偷其閑,倚坐長廊,斜躺于美人靠。望,峰巒疊嶂,千嶺萬壑;聽,幽谷溪流,泉涌磬聲……真是“山靜似太古,泉流如經年”。如沏上一杯青茶,與山水互為呼應,豈不美哉!
 
  當農婦水沖杯中,茶葉載浮載沉,一芽一葉,細細嫩嫩,真如春之精靈般在碧透的綠波中輕盈舞蹈,給人親切、舒適、簡單的感覺。綠色滿杯,澄清晶瑩,如詩中所言,漫江碧透。片刻后,湯色淡淡,香氣淡淡,純凈無瑕,恬淡、質樸、飄逸。靜下心來,似乎還可以聽到茶韻的泠泠之音。淺酌一口,香氣立刻在口腔、鼻腔、胸腔里蕩開,身心安頓,可謂清、純、甘、滑……頓時驚呼,好茶!問之,茶名?農婦言:“本地茶,稱‘七祖禪茶”。一個“禪”字,道出了茶之品質。好茶、好水、好環境,妙矣。而我認為這里的茶之所以回甘美妙,最關鍵還是“萬壽泉”的緣故。茶味即是水味,水味即是茶味。關健此地品茶,清幽僻世,人疏舍閑,好不悠然。乘興擬一小詩:
 
  閑坐茅廬水纏綿,細看萬壽寺中泉。
 
  清涼風過聞三昧,又得茶香上九天。
 
  順堯先生閱其詩說:“茶是雅物,亦是俗物,大雅則俗,而大俗則雅,雅俗之分仍心境之鑒,核心在‘茶人’二字。看看這堂屋喝茶的過路客,讓人想起‘四海咸來不迷路,一堂相聚知音人’的楹聯。又看看那茶農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悠悠度歲月,勞作度平生。不以是非為懷,不以得失為意,好不自在……”藝術家就是藝術家,總能以其獨特的視角,去把握藝術的精髓。不究茶之止渴、提神,而在乎其“茶人”之意。茶人之意在茶水之間,即閑情雅致的品茗中悟出點什么;茶人之意在行為之間,陸羽的“精行儉德之人”;茶人之意在心境之間,從茶的雅與俗中導引人之精神步入超凡脫俗的境界。
 
  “雅俗之分”,讓我遐想。茶以品茗之趣,風雅詩興,以茶會友,或繁多的茶藝為其雅,然最雅莫過于“茶禪一味”,然一入禪理,初則甚玄。加之,一些能寫幾個字的人常常高深莫測的大筆一揮,于是玄而又玄,神秘難解的四個字就成了好事者最“熟”(俗)的一句“口頭禪”。反則,又把以茶事來炒作、賺錢稱之俗。熏得幾分人間煙火,焉能不帶煙火氣。其實,仔細想想,太雅則栽培必少,能長久么?而太俗則缺乏了茶之魂,故經營者總要加點“文化氣”,竟成了“茶文化傳播者”。所以說,我想似乎有雅有俗最好——生命力一定會旺盛且能持久。
 
  順堯先生啜飲一口又說:“一生為墨客,幾世作茶仙?難得其緣呀。不過明人《菜根譚》有句話說得好:‘靜中念慮澄澈,見心之真體;閑中氣象從容,識心之真機;淡中意趣沖夷,得心之真味。觀心證道,無如此三者。’——其實這很象品茶的心境寫照啊”。的確,飲茶,其意不在茶,而在其自性清凈之心,也就是人們所說的“心茶”。
 
  “善哉!善哉!二位居士如此雅興,頗有慧根。只可惜如今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在用心品茶呢?……”原來在我與順堯先生談論茶時,其旁桌坐有一位老僧,原是萬壽寺法師慧聞。
 
  “‘天曉不因鐘鼓動,月明非為夜行人’,茶就是茶,自在茶心。一念迷失,清者清,濁者濁;雅是雅,俗是俗;茶是茶,禪是禪。一念覺悟,清化濁,濁變清;雅化俗,俗化雅;禪即茶,茶即禪。也就是不以茶清心,而是以心清茶矣。”老僧充滿哲理的語言,似乎又太深奧了。順堯先生也自言自語道:“是呀,茶有品、飲、喝、吃之法,品是靜,近于禪,其他三者是動。心動茶為飲品,心靜茶為境界。拘于形式而失之內容是飲茶之大誤……”
 
  “一念覺悟”,談何容易。《說文解字》對“覺”“悟”的解釋:覺,悟也;悟,覺也,連在一起便是覺悟。“悟”從“心”,“吾”聲,意為“我的心”。“開悟”,也就是“打開我的心”。然而,“心”在何處?當我試圖去找的時候,卻奇怪的發現,根本找不到它,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。“心”既然找不到,又如何“打開”呢?似乎更談不上“以心清茶”。也許這就是我心之“一念迷失”,故只能得其茶之外相,觀其色、嗅其香、品其味,附庸風雅,一念起,早墮凡塵,去禪遠矣!
 
  “師傅,何為‘茶禪一味’?”
 
  老僧哈哈大笑,手指萬壽泉說:“山光悅鳥性,潭影空人心……”
 
  老僧大笑,難道是笑我不懂禪理,禪是不能講的,一說即不中。是呀,在無文字之禪,以茶行禪,茶是什么?禪是什么?而一是什么?味又是什么?“茶”中之意不可說,也說不出(茶道中實無“茶”),“禪”中之意不可說,也說不出(莫把此時禪理解成“參禪”),“一”之意不可說,也說不出(莫把此處一當“數字”解),“味”之意不可說,也說不出(莫把此處味作酸、甜、苦、辣、香)。然,有人說:就飲茶個體而言,“一”則是某人之心境,“味”則是個人之體悟,當“茶禪”與“一”、與“味”打成一片了,即茶、禪、飲茶人皆合為一時,此時茶禪如一,而人之感悟則各有不同之“味”。
 
  老僧慧聞以唐代常建《題破山寺后禪院》的詩句回答是何意呢?詩抒寫古寺的寧靜幽寂,雖就其環境與神水閣相近,但與茶禪有何關系?難道是開示“梵我合一”,“天人合一”?如果不是,就是讓我心靜下來,輕執茶杯,萬般念想都如乾坤日月,斗轉于一杯一斟之間。放下心中的芥蒂,哪怕一念之間,投入自然的山水,投入清虛的杯盞中,去感悟茶杯藏乾坤,心容萬象大千。不知道,真得不明白老僧之意。順堯先生說:禪者之茶,可用心品,不可以相求。有所“覺”,才有所“悟”,有所“悟”,才有所禪呀。
 
  “二位居士在此論茶與佛結緣,因七祖秀峰大師曾在此擬作了《茶之緣》一書,他不僅發掘了萬壽泉,并提出了以動載形,方能靜坐參禪的茶道精神。只是現在空有好茶、好水、好環境,而缺乏其道,難怪人稱‘有茶無道’矣,悲哉。”,
 
  好一句“有茶無道”,順堯先生也說“道是通向徹悟人生之路,茶道是至心之路,又是心至茶之路。以茶載道,以茶行道,以茶修道,而茶中無道就算不得茶道。”
 
  天呀,人與人不同,我還在細細品味茶的色香味,講究水質茶具,觀環境氣氛時,二者卻已論其茶道。這讓我想起唐高僧皎然在《飲茶歌·逍崔石使君》一詩中云:“一飲滌昏寐,情思朗爽滿天地;再飲清我神,忽如飛雨灑輕塵;三飲便得道,何須苦心破煩惱。”看來我只能算“一飲”,至多是“情思朗爽”。而茶道則為茶之最高境界,融入哲理、倫理、道德,是精神上的東西。也就是說,茶道中實無“茶”,傳統的茶之色香味,以及被茶湯所感動的清淡,在茶道進行中無跡可尋。
 
  據老僧介紹,陽明山茶道始于七祖秀峰禪師,其茶道精神是“智”,“因誠則明,因明則智”,將天視為誠,將人視為明。并道:“茶全禪性,禪全茶德,理究通才地人……得上苑之風,落上東之水,取下儀之器,集下沉之禮……”視為茶道的最高法境。就其“道”言:“人水合一,學人初道;人茶合一,學人能道;人壺合一,學人會道;人禪合一,學人修道;人人合一,學人悟道;天人合一,學人明道,謂之于道。”有“合天地而唯一,成佛者之靈光”的特征。同時,七祖禪師表達茶道始于人道,還原于人道,文載:“修及人物,厚人。修及草木,厚天。修及凡心,厚世。人有道,法有道。茶法,靜佛靜清也,還道乃人終。茶中品,人清靜,參禪悟,千古文。”當然,茶道,不是誰都能學,也不是誰都能做到。“學蒼天而愛蒼生,習凡塵而助眾物,習茶,大庸者不能,大學者則為之……”總之,“悟善真,道善真,山月有早茶,央林聽雨音,古法靜廟眾,煙臺飄光陰,焙香醉禪意,佛語入天堂,是惟陽明山茶之道法真境也”。后七祖禪師又傳授萬壽寺其它法師,又溶入了一些種茶法和制茶法。現在的七祖禪茶、陽明雪芽、陽明白芽、舒沁紅等名茶,均是歷代高僧自種自制的極品茗茶。
 
  也許我便是那“大庸者”,不能學之茶道。然,心是一個無邊的容器,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?隨心所至,隨情而動,隨性而歸。忽然,一種聲音,隱隱回鳴,不絕于耳……冥冥中,其聲如磬,其音精靈。是泉聲?是鐘聲?還是誦經聲?如天籟之音,更象心靈里的聲音。面對老僧,有共沐禪悅以達心悟之感。無涉品飲,不落言筌,泡什么茶,砌什么水,用什么杯,都不再重要,心容天地萬物。不知不覺陷入一種無際的遐思,一種無意識的與茶霧蒸騰的感覺,渾然入寂,相對無言,是禪境?還是涅槃境界?不知道,只是隨心抓住這靈光一刻,而亂涂一詩:
 
  空山寂歷入修持,溪水清涼盡布施。
 
  石下涌泉如玉透,茅中煮茗讓人癡。
 
  凡夫泡得三香味,僧者壺藏九界詩。
 
  欲問茶禪何一味,心隨浮葉方可知。
 
  當我把詩稿去請教老僧時,老僧卻巳離去。留下的是一杯茶,一張空桌,一堂屋的過路客,還有那忙碌的茶農。一切似乎象一場夢,一切又回到了始點。天地本空,萬物本空,他空,我空,人空,杯空,茶亦空……順堯先生說:“這就是‘四大皆空,坐片刻不分你我;兩頭是路,吃一盞各走東西’……”
 
  也許是萬壽寺幽谷溪流,泉涌磬聲;也許是那綠色滿杯,澄清晶瑩的“七祖禪茶”;也許是順堯先生的“茶人之意”;也許是老僧的“一念覺悟”;也許是秀峰七祖佛爺的茶道精神……總之,從那以后,我一有空閑,便到萬壽泉坐茶。
 
  時過境遷,雖“萬壽山莊”已不復存在,而如今萬壽山莊客堂的香茗,更是幽香迷人。茶清如露,心潔如佛。也正是這樣,我似乎才漸漸領會到“茶禪一味”----它只是一種參悟的境界。所喝之茶是無味的真香,香在無心處——以心傳心,就好象佛陀的拈花微笑。是呀,過去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一切皆在呼吸之間。放下浮華繁雜的外相,用心喝茶,茶中有我所要知道的一切,除此之外,茶一無所有……
熱點排行
3d之家彩经网